1. <dl id='kt347'></dl>
    <i id='kt347'><div id='kt347'><ins id='kt347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code id='kt347'><strong id='kt347'></strong></code>
    <fieldset id='kt347'></fieldset>
      <ins id='kt347'></ins>

      1. <tr id='kt347'><strong id='kt347'></strong><small id='kt347'></small><button id='kt347'></button><li id='kt347'><noscript id='kt347'><big id='kt347'></big><dt id='kt347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kt347'><table id='kt347'><blockquote id='kt347'><tbody id='kt347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kt347'></u><kbd id='kt347'><kbd id='kt347'></kbd></kbd>
        <i id='kt347'></i>

      2. <acronym id='kt347'><em id='kt347'></em><td id='kt347'><div id='kt347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kt347'><big id='kt347'><big id='kt347'></big><legend id='kt347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span id='kt347'></span>

          尼姑石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4
          • 来源:张筱雨 写真_张筱雨的人体艺术_张筱雨魅惑人体艺术

            揭陽坪上,有一個碧波蕩漾的清水潭,潭邊聳立著一塊大石,形似女僧,身披袈裟,手捧缽盂。人們叫它"尼姑石。"
            古時候,揭陽有一村鎮,名叫雲蘿。這雲蘿鎮地居水陸要沖,商賈雲集,素稱魚米之鄉。鎮西有一姓江的漁民,年過半百,膝下隻有一女,名叫惜珠,生得聰明美麗。江老有心要挑個好人傢將女嫁出,或者擇個好後生入贅為婿,瞭卻一番心事。無奈打魚人傢,出身微賤,仕宦及大戶,娶妻講門當戶對,為正室當然無份,給當侍妾,又不甘心。而一班市並無賴之輩,見他女兒美貌,上門求親倒也不絕,江老卻都看不上眼。及至惜妹二十三歲,尚未婚配。惜妹對此摽梅景況,心裡十分焦急,隻好暗中灑淚而已。
            卻說江老的鄰居,有一秀才,父母雙亡,傢庭貧困,年過三十,尚未娶親,孤身隻影,十分淒涼。惜妹見秀才學問淵博,品行端正,十分敬重,每天幫助他補洗一些衣服被褥。而秀才卻愛姑娘純潔恬靜,聰明美麗。彼此有心,卻難啟口。江老已有所覺察。考慮到女兒年齡也大,秀才雖說比女兒稍多幾歲,卻是一個讀書之士,目前雖然貧困,前程未可限量,與那班市井之流相比,真如鳳凰與野鳩之別。故此心中也頗適意,隻待央媒說合,擇吉成親。
            誰料天不作美,秀才突染風寒,江老為其延醫服藥,惜妹也衣不解帶,日夜服侍。怎奈傷寒入裡,醫治無效,不久一命嗚呼哀哉。
            惜妹自此茶飯無心,終日飲泣。那班市井無賴,從前因求親不就,幸災樂禍,散佈流言蜚語。說什麼惜妹是白虎星,命相克夫,又說秀才因與惜妹私通,致染風寒斃命。惜妹遭此中傷,更覺悲觀厭世,前景黯淡。
            不久江老又謝世。年輕的惜妹,萬念俱灰,終於在一個老尼的誘導下來到一所尼庵,削發披緇,遠離紅塵,荒山古寺裡過著淒寂的僧尼生活,伴隨著她的是山風颯颯,松濤瀟瀟,黃卷青燈,鐘聲佛號。
            森嚴的佛門清規戒律,是套在女尼們身上的鎖鏈。按照庵裡的規矩,初入沙門的小沙尼,必須五更就起床作飯,然後跟著做晨課,早飯後上山砍柴,中飯後澆菜、劈柴、挑水、洗衣,晚飯後做晚課,課後打坐至三更才睡覺。惜妹雖說是漁傢女兒,但在傢裡父親愛惜,未曾做過這樣繁重的粗活,因而感到十分疲勞。她每天上山都覺得周身無力,隻能砍回兩把蓬蓬松松的小樹枝,而常遭到老尼的打罵。
            一天,吃過早飯,惜妹肩著尖擔,挎著柴刀,上山打柴。她一樹過一樹砍著那細小的樹枝,又一條條拾起來放成一堆。這時日已過午,她感到口渴肚饑,幾把柴總捆不到一塊。正在為難之際,山那邊來瞭一個青年樵夫,見惜妹不會捆柴,就放下柴擔,毅然幫助捆好,送上瞭惜妹的肩上。惜妹以感激的目光望著他,嘴張瞭幾張,可沒說出話來。還是那青年先開口:"小師父,你是剛出傢的吧?"惜妹點瞭點頭。那青年繼續說:"一看就知你是剛學砍柴的,不要緊,我每天都在這山裡打柴,我可以替你砍點。你們平原人,不犯難是不來這裡的。"說著,他挑起自己的柴擔走瞭。
            惜妹聽瞭他那誠摯的語言,感激得流下熱淚,呆呆地望著那寬闊的背影,那高大的身軀,消失在那炎陽下的羊腸小道。
            一個青年女子,並不是心如古井裡的水一樣不動的。自此以後,惜妹的腦海裡,已深深地印下瞭那青年樵夫的形象。後來又經過幾次接觸,在惜妹的心靈深處,萌發瞭連她也無法理解的一種情感。
            過去,她對打柴這項工作是討厭的、痛苦的,但現在,卻成瞭最快樂的差事瞭。每天吃罷早飯,她就荷著打柴工具上山,顯得分外勤快。山上,那蠻實的小夥子照例替她打瞭不大的兩捆柴,捆縛結實,然後坐上來談心。她對他講述自己的不幸,遭受的辛酸。而他總是唏噓嘆息,深感同情。惜妹在人生中,又—次感到生活充實,她羨慕世俗間男耕女織的生活,她對緇衣討厭瞭。
            正是暮春天氣,風和日暖,草長鶯飛,雜花滿樹。流水聲喧。惜妹面對這艷麗的自然景色,心情歡暢,砍完柴,脫下緇衣,內身隻著一件水白的襯衣,顯得肌膚細膩,潔白晶瑩,臉色紅樸樸地十分動人。青年樵夫看得一時忘情,竟撲瞭上去,將她摟抱,惜妹羔羊似地倒在他的懷中。
            誰知事有湊巧,山下有一惡鄉紳,是個老色鬼,以前曾污辱過庵裡的小沙尼。尼姑們一方面懼怕他的勢力,一方面怕宣揚出去有礙佛門聲譽,隻好含悲忍辱,任他蹂躪。於是他就更加肆無忌憚,任所欲為瞭。現在,他又聽說庵裡來瞭一平原姑娘,生得明眸皓齒,肌肉白凈,不禁垂涎三尺,上山—看,果然別有風韻。又探聽得她必須每天上山砍柴,就想在那幽僻的山林裡幹那不可告人之事。因此,他每天上午總札各處山裡蹓躂,想找到她。這天,他順著一雙女人的腳印,來到—塊大石下,聽見深草裡有男女說話之聲,這狐貍便躡手躡腳地潛行到深草邊,往裡一看,原來正是那美麗尼姑,和村裡一個小夥子擁抱在一起。這癩蝦蟆本想吃的天鵝肉,卻被別人搶去。於是氣得暴跳如雷,大叱一聲:"呔!你們幹得好事!"一對交頸鴛鴦,驟被驚散瞭。他們向他苦苦哀求寬恕,但畢竟無效。
            第二天,惡鄉紳便宣佈淫尼觸犯瞭佛門八戒,青年樵夫觸犯瞭鄉規十條,狠把一對兩相情愛的青年綁縛起來,拋進熊熊燒燃的柴堆裡。鄉民對惡鄉紳這般兇惡殘忍無不咬牙切齒,見一對情侶在烈焰中掙紮無不垂淚。
            突然,人們仿佛看見那女尼從煙中升騰而起,落在山峰上,變成瞭一塊奇石,挺身屹立,那幽怨的神情,似在對不平的世道,進行無情的控訴!